都市客

陈慧琳:家庭事业兼顾的女人

关键字: 陈慧琳 kelly陈慧琳 陈慧琳复出

跨年的时候,陈慧琳来到杭州,和很多女人一样,成为母亲的她比之前更多一些神韵,脸上有一种内敛的幸福。陈慧琳在复出之后的第一战就打赢了张柏芝,仅仅客串《大闹天宫》就比张柏芝复出的第一部片酬高出许多,为什么要复出?陈慧琳说这是一种挑战,让她看看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做回以前的自己,在她的世界里不仅仅有孩子和老公,工作也必须慢慢多起来。

陈慧琳:围着老公孩子打转的女人


“我们都受过诱惑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对方”

采访前,陈慧琳的经纪人宣称:任何问题来者不拒,一改香港艺人被公司过度保护的惯例,但采访陈慧琳的难度依然很高,不因为她不善言辞,也不因为其简单得近乎乏味的从艺经历,反倒因为她开诚布公的真诚,让记者惯用的花招和伎俩无处施展。对感情,她心态平和:“我们都曾受诱惑。”对“假孕”,她义愤填膺:“气死我了,怎会有人相信。”对生育计划,她满怀期盼:“明年吧。”

出道以来,陈慧琳就以零绯闻、零走光、零是非的绝佳形象,被封为香港娱乐圈最洁身自好的女星。除了她和刘建浩的爱情长跑以外,记者们绞尽脑汁似乎也嗅不出什么蛛丝马迹。“所以我一直说我好运,我进入一个好的唱片公司,中规中矩,不需要我有什么特殊关系,唱好自己的歌就好了。遇到的经纪人也很好,他待人处世也都是依照规矩来,不需要什么其他推动力。我从一出道就遇到这样的人,一步一步来,就有现在的我啦。”她坦言,如果不是好运所致,以当初初出茅庐、年轻气盛的心态,可能也难免会行错路,做错事。

2008年,陈慧琳在红馆个唱上突然宣布婚讯,下嫁男友刘建浩,一段长达16年的爱情长跑,在经历了分分合合的几番折腾后,终于画上了大大的句号。至于是不是圆满,也许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,“我们俩中途分过手,分开了大概一年半,大家都想过要找一些诱惑。一年半耶,找什么诱惑也够了啊,但后来还是发现我们两个是最合拍的,所以又走到了一起。”

陈慧琳不畏低温穿上丝袜高跟鞋大秀热舞、出席商业活动次次浓妆艳抹、剖腹五日后便以超短裙示人、身材未见走样?她的种种行径似乎与一个怀孕女人毫无关系,然而对陈慧琳来说,所有的不可能皆被她变成现实,难怪港媒会穷追不舍,揪着不放。更甚者,网上还有人频频爆料:陈慧琳和老公都是同性恋,结婚是为了掩人耳目,孩子是找人代孕的。面对揣测传闻,陈慧琳有些无奈,但更多的是气愤:“大着肚子的时候,他们不质疑,一生下来,才怀疑是假的,就是死无对证,气死我了!”

而这些不合理都被她归结为自己太过要求完美的性格使然,“从医院出来那天,我有化妆打扮,还把头发束了起来,看起来会瘦一些。其实我肿得很厉害啊。而且香港的孕妇基本都很瘦。我也只是胖了20磅,生完孩子就减少了6磅,所以不明显吧。”虽说陈升出生只有5磅多,但是陈慧琳坦言宝宝身体一直都很结实健康,能吃能睡。对于第二胎的计划,这位新妈妈说想趁老大还不到吃醋年龄之前,再生一个,并且对研究怎么生男生女兴趣盎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