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客

舒淇 从美丽中突围

关键字: 舒淇 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2

美丽不是她的伤口,她却用了十多年的时间从中突围。她总是那么超凡脱俗,每次的红毯都把女神装演绎到极致。并不光彩的出道好像对她没有太深的影响,人们对于她总愿意给予更多的宽容和赞许。有人说,穿上衣服的舒淇更美,但在她身上还有一种更美的东西,叫做态度。现如今,有规则的波浪发,加上坚毅的眼神,这样的舒淇简直有几分陈冲般优雅淡定的影子。

舒淇 从美丽中突围


演员最舒服的就是拍戏,最不舒服的就是宣传

就在2010年收尾之际,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与舒淇有关,她和葛优主演的电影《非诚勿扰2》公映。又一次成为梁笑笑,舒淇并没有披荆斩棘般“绷着”的状态,依旧是慵懒的,她认定了“演员最舒服的就是拍戏,最不舒服的就是宣传”。《非诚勿扰2》中,秦奋说笑笑的两只眼长得比较开,像比目鱼。说到这个跟美女有些距离的比喻,舒淇说,“会生气啊,但看大家笑的那么开心,全当为艺术牺牲了。”听着这样的思绪,这种柔软、有温度的声音,又是让人感受一番的惊艳。轻松,跟着是放松,随之应和。

很多人都惊讶于舒淇的性感与美丽,奉之为“神人”。她的美,绝对有害健康,在她对面坐着,即便是向往了好几个月的事情,也会让人紧张,但她一点也不装模做样。与舒淇谈话,完全远离了银幕上“性感女神”的距离,在现实中是那么地痛快,形同脱衣。只不过脱的是许久以来各种人与事给她加上的一层又一层的“超现实”外衣。到最后,里面的那个真人,反倒对脱与不脱这个敏感的话题并不那么在意。

她的经历有些传奇,也很神奇,甚至像是电影故事中虚构的情节,但是在舒淇身上,这是真的。她知道人总要有个过程,演员更是如此,她逃脱不了,她从不否认也不后悔过去。“从我初到香港拍摄的第一部电影《玉蒲团》,到最近的电影,我家里都有收藏 ,排列整齐,一视同仁。”多少年前,男人们总喜欢透过电影的镜头,把舒淇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。出名后这一路走来的努力,用一句话将舒淇重新定位“我要把我曾经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起来”。

《全城戒备》中的美女主播Angel,《精武风云》中出身神秘的交际花Kiki,然后又变成《非诚勿扰》中被情感左右的空姐笑笑,她还是《伤城》里唯一喧闹活跃的吧女,《北京乐与路》里反叛而深情的杨颖,《怪物》里与恐怖气氛搏斗的母亲阿May,《天堂口》里倾国倾城的歌女露露,《玻璃之城》里清纯可人的大学生……她可以是很多电影里不同的女人,同时游走在清纯与性感两个维度。